波士顿中国城 by 张桂珍

中国城的源起

自美国大革命后,中国人对波士顿才有显著的认识,尤其是当时波士顿与中国双方的贸易交流,更是吸引了航海员及商人们来到此港口城市。于西元1786年,一位波士顿商人,Mar Samuel Shaw,被派至中国出任总领事。自此之后,波士顿与中国的贸易关系也更受到肯定。

 在中国贸易开放后的一个世纪内,移民至波士顿的华人也慢慢地建立起一个属于自已的华人社会。在西元1850年至1860年间,绝大部份来自广东省的华人来到了西岸,并为建造西部城市,沟通网络及横贯新大陆之铁路等建设添补了些生力军。不幸的是自西元1870年开始,因一股排斥华人的情绪高涨,使得工作的机会变得十分的不足。而这些无法找到工作的华人只好试着开始向东岸的大城市流动,而西元1875年时,这股向东迁移的潮流将华人工作者事带至(北亚当区)并平息了一家市区鞋厂的罢工风波。也正因为,遂渐的又吸引了另一批新移民加入波士顿的华人社会,并在市中心商业区域的边缘,租金较便宜的South Cove地区安定下来。直到西元1890年华人社会在中国城内已人超过200名的成员,但后来因为有差异的移民法律及美国人排斥外来者的情绪反映,使得当时华人社会成长的脚步慢了下来。加上种种的障碍,例如西元1883年起持续六十年的Exclusion Act和封锁了除了被认定为劳工及其眷属的移民机会。更令人感到不平的是西元1924年的Immigration Act更断然的拒绝了外来华人成为公民的可能。

六O年至七O年的演进

一直到了1960年中期,移民制度才稍稍放宽,加上名额限制上的调整,使中国城内人口之成长有重大的改变。但因文化背景的不同及语言上的障碍,一般华人仍然找不到理想的工作。也因此到后来有许多的华人必须从早到晚辛苦的工作,如帮忙清洗衣物,餐馆做活,或是在超市和贸易公司为他人做苦力,形成了华人社会工作形态非常不平衡的现象。

自从移民制度改变后,移民人口即人遂渐膨胀的趋势。但在大约同一时期都市又恢复了开始侵占中国城土地的形态。例如纽英仑医学中心的迁入及快速道路的兴建,皆迫使上百华人必须面临迁移他地的命运。今日,住屋窘迫的问题仍然存在,尤其外间对中国城土地的侵占,已严重的缩挤了原有的空间。而面对着成长中的人口,语言与文化背景上的障碍及差异,住屋问题及职业的需求,加上社会服务的缺乏,中国城内这个华人的小社会不得不有所警惕及改善。

七O年至八O年间的进步

一九七O年到一九八O年这十年间可说是一个明显的成长阶段。于一九六九年成立的Grievance Task Force正是为了帮助华人社会解决所面对的各种问题而成立的。加上为了波士顿内中国城的未来所成立的协商会,便得展望中国城未来的希望之火更加的旺盛。

华人社会凭着早期一股抱负不平的心态,使得这个社会增添了一份新的力量及精神,再加上愈百位领导人及自愿工作者对这个社会所做的贡献,使得中国城很快的被认定为一个值得培育的社会。

近几年来我们看到了各种新的建设。特别是这过去的十年间更是自开发中国城以来的九十个年头里发展最快速的一段日子。值得一提的包括了为人口之成长而建的两栋加高式公寓大同村及公路村,一栋老人公寓君子楼耆英会,提供给年长者一般的照顾,由懂得双语的职员所服务的华人医务中心,以及昆市学校课后辅导中心等。加上经过精心规划建设的养老院及华人布道会,使得我们的华人社会日渐繁荣起来。

八O年到九O年间所带来之希望与梦想

中国城的人口由一九五O年至一九八七年间成长了三倍,但原有土地面积的一半已做为开辟新道路及设立医学院所用。而中国城内的街道也因此成了通往波士顿市中心的主要道路。

现在华人社会的成员们藉着大家的支持与鼓励已努力计划未来,建设新的住屋及实践新的经济计划。这些计划皆是由南湾社区议会的成员们从最基础的计划程序为开始,以迈向华人社会的中心点。当然,这些计划都有一定宗旨:
(1)基于华人社会的主要发展而做有计划性的准备;(2)中国城内的公共土地只可做为房屋建造,社区服务及开放空间所用;(3)在城市正式通过增设计划前,不可做任何教育设施的扩建;(4)中国城内的居住区应该依照合理的价格及合格的设备而扩建

南湾社区议会是在八O年代成立的。此议会的成立是为了能有制度性参与城中对于邻近土地的使用、服务、地区习俗、公共产权配置等决定。而此议会不但在增建合理价格的住房及履行改善道路交通上有很大的帮助,对于提议计划的Parcel中国城社区中心及中国城第一个贸易组织的创建也极尽贡献心力。
通常,我们较关心的问题是,那家的东西好吃?却没有太多的人关心上列所述的成长是否影响中国城?也有许多人抱着一付无所谓的态度来看这件事,但事实上这是每位华我都非常关切的问题。因为我们已经等待了太久,而最值得庆幸的是,我们终于能够得到共鸣。

在此要诚挚的感谢Mayor Raymond L. Flynn,是他开发好中国城的成长,带给华人社会一个新的开始与生命力,他成功的作为深深的影响后人。

我们可以很清楚的意识到在往后的十年里,中国城会不断的成长,开发及茁壮。中国城将不再是拘限于餐饮馆的设立与古玩商号的存在,而会是一个由大家共同组织起来的小社会,大波士顿地区上千华人的大家庭及焦点。

本文由前中央工程/海底遂道工程处华埠联络办公室华裔联络员周锦辉先生提供。周锦辉先生曾担任华埠南湾社区议会行政主任及波士顿公立学校委员等职,不幸于1995年逝世原文为英文,由张桂珍小姐翻译。




仅供参考,本文不代表波士顿生活网的观点,请咨询专业人士.